• 我要投稿  加入收藏
内容详情

胶州湾畔卧蛟龙--胶州湾隧道施工纪实2

时间:2016-08-06 15:05:39  作者:  来源:  查看:557  评论:0
导读:胶州湾畔卧蛟龙――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青岛胶州湾隧道施工纪实刘庆玉  从夸父追日到愚公移山、大禹治水。古老的故事,不变的旋律,那就是人类一次次大胆地扣问自然之门,一次次地作为地球的主人,来管理我们的地球家园,来让自然造福于人类。胶州湾海底隧道的贯通..

胶州湾畔卧蛟龙

――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青岛胶州湾隧道施工纪实

刘庆玉  

从夸父追日到愚公移山、大禹治水。古老的故事,不变的旋律,那就是人类一次次大胆地扣问自然之门,一次次地作为地球的主人,来管理我们的地球家园,来让自然造福于人类。胶州湾海底隧道的贯通,让青(岛)黄(岛)相接,让天堑变通途,把梦想变为现实。

――引子

“现在我宣布:青岛胶州湾隧道通车!”

6月30日上午十一时,随着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姜大明一句铿锵有力的声音,成就了积淀在青岛市人民心中的百年梦想,一条长7.8公里,连接青岛老城区和黄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海底隧道,像一条腾空出世的巨龙横卧在黄海之滨,胶州湾畔。至此,两片咫尺天涯,隔海苦恋的土地――青岛和黄岛,仿佛久别重逢,激情相拥,携手走向辉煌的明天,它的建成从根本上解决了一直以来“青黄不接”的局面,青岛人民期盼多年的“一隧通南北,天堑变通途”的全天候交通从此变成了现实。

一、青黄两岸盼链接

青岛市市长夏耕在一次重要讲话中说:“‘青黄不接’这个词,人们都很熟悉,但在青岛却具有特殊的含义。青岛老城区与黄岛开发区近在咫尺却隔湾相望,绕湾而行,故被形容为‘青黄不接’”。

1984年10月,国务院批准在黄岛设立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至今已有27年。27年来,由于黄岛地理位置的优越性,在这片54公里的海岸线上,投资环境综合评价连续6年居全国国家级开发区前5强,一批高端项目相继在青岛开发区生根结果,青岛北船重工和海西重工等项目在海西湾畔共同建成了世界级的核心产业链造修船基地,总投资近170亿元的19个重点旅游项目跃然而出,黄岛开发区高端旅游业开始引领西海岸新一轮发展的浪潮。黄岛,这片青岛人民心中的“黄金西海岸”越来越被人们所关注。一直以来,尽管在“两岸”之间相继开通了海上轮渡和环胶州湾高速公路,但是人车上船,单程需要40分钟,绕行环胶州湾高速,单程需要一个半小时,两种方式不但浪费了宝贵的时间,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而且还经常因刮风、下雨、大雾、下雪等自然因素的影响而不得不停运封闭,造成“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无奈与尴尬,严重制约着“大青岛”的经济发展。如果修通海底隧道,来往两地单程只需要5分钟。

因此,打通青岛至黄岛西海岸这条黄金通道,实现“青黄全天候链接”是青岛800万市民的百年梦想,让隔海相望的青岛与黄岛连成一体,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青岛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

2006年1月,经国家发改委批复,一项拉动青黄两地经济协调发展、缓解交通压力、进一步优化城市布局和产业结构、把青岛建设成国际化大都市的“南隧北桥”的两大重点工程脱颖而出,胶州湾海底隧道作为实施大青岛“环湾保护、拥湾发展”的一项战略举措被市委、市政府列为“三横四纵”的头号工程。2007年8月,胶州湾隧道正式开工,开启了青黄两岸人民期待已久的圆梦里程。

2008年除夕,当无数游子争相踏上阖家团聚的归途时,手捧“尚方宝剑”的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胶州湾海底隧道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兼党工委书记凌树云来不及于家人团聚,他风风火火的调兵遣将,运筹辎重。由此,一场高手林立,剑拔弩张的“海底争霸战”在黄海之滨、胶州湾畔拉开了序幕……

二、破解“达摩克利斯之剑”

古希腊有一个历史故事,叫做头悬达摩克利斯之剑,用来表示时刻存在的危险。但对于凌树云所带领的全体参建员工来说,他们头悬的却是整个汪洋大海,施工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带来灭顶之灾,其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保证安全,消除隐患是整个胶州湾海底隧道至高无上的大事。

凌树云还清晰地记得临上场前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胶州湾海底隧道项目部经理刘安金一再叮嘱的那几句话:“老哥,这条海底隧道我就交给你了,还有七百多名员工的性命我也交给你了,你可要给我看好咯!”

随即,刘经理又信心百倍的补充到:“只要老哥你记住下面这十二个字,我想也就问题不大了,在对待安全质量问题上要时刻牢记‘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如坐针毯’的忧患意识,要让全体参加员工熟记于心,付诸于行”。

“请集团公司领导和刘经理放心,我们一定严格遵照集团公司‘先要命,再要脸,后要钱’的经营理念,在确保安全质量的前提下保证工期和效益”,凌树云说得很坚决很果断,刘经理频频点头:“实际上我是对老哥很放心的,只不过我觉得还是说出来的好”。凌树云十分理解集团公司领导的良苦用心。

话是这么说,但对于今年已经57岁的凌树云来说心里还是多少有些犯怵。从1978年石家庄铁道兵工程学院专业毕业的33年间,凌树云历任子公司技术员、计划科长、副总经理、总经理、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上海磁悬浮项目指挥长等职,自己干过的工程项目就有10多个,从没出现过差错。上海磁悬浮是他第一次吃“螃蟹”,在凌树云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只“陆地螃蟹”,眼下这只却是地地道道的“海底螃蟹”,别说自己从来没有品尝过,就是整个集团公司大概也没有人品尝过,海底隧道乃至在中国还是一个全新的概念。究竟这只“海底螃蟹”有多难啃,从凌树云第一次接触到图纸的那一刻起,他才彻底地被折服了――

 胶州湾海底隧道北起青岛老城区,南至黄岛开发区,横跨胶州湾湾口,线路全长8800米,隧道全长7.8公里,设双向六车道,设计时速80公里,跨海域段长3.95公里,采用V形坡,双洞加服务隧道,采用矿山法施工,最低点高程为-86.7米,至海底面32.9米,隧道最小埋深25米,穿越18条断层破碎带。是继厦门翔安海底隧道之后,我国大陆开工建设的第二条海底隧道,也是目前国内最长的海底隧道,同时也是继日本东京湾海底隧道和挪威伯姆拉湾海底隧道之后的世界第三长海底公路隧道,设计使用寿命为100年。

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合同段主要承担的施工任务为左线隧道团岛段2845m、服务隧道团岛段2750m、车行横洞8处,人行横洞16处,总投资5.9亿元。本合同段共有9条断层破碎带,主隧道与分离式匝道过度段设置特大断面,最大跨度28.3m、高18.64米,埋深仅15米左右。因大断面地段受断层及岩石风化的影响,裂隙发育,地质松散,自稳能力差,加之地面有部队、居民建筑物及动载,地面以下还有管线,海底水处理难度大,水压较高、富水近80m水头、与海水联通,防排水要求高,施工堵水、注浆加固难度大。综合起来,本工程穿越岩石多达20余种,地质状况在工程界极为罕见,施工主要风险为:地质风险、隧道涌水突水风险、隧道坍塌风险、断层破碎带风险、工期风险。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对付海底隧道这样高风险的项目,凌树云早已想好了招术,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充分发挥科技先导的作用,施工中坚持“综合预报,先探后掘;长探与短探相结合;物探与钻探相结合;有疑必探、先探再挖”的宗旨,采用一系列的科技手段,如:超前探孔法、TSP200超前探测法、地质雷达法、红外探水法、三维激光扫描法。通过地质素描、地质编录、TSP、地质雷达、瞬变电磁、红外线探水、超前水平深孔30~50米钻探和钻孔加深5m浅孔钻探,水平超前钻孔取芯等预报,揭露富水断层破碎带,探明断层带范围及规模,根据预报成果制定出处理方案,以地质分析为主,长距离宏观预报与短距离精确预报相结合、超前探孔与物探相结合、多种物探方法相互补充验证、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综合超前施工方案,安全稳妥的向前推进 。针对顶部渗水现象,科研技术人员依据围岩情况,分析比对采用不同注浆材料的注浆效果,在超前帷幕注浆方面,选择超细水泥进行超前帷幕注浆,单孔渗水量大于150L/Min的情况下,注浆效果达到滴水不渗的最佳效果。

“海底隧道最大的安全隐患还不止是涌水、突水、渗水、断层破碎带、还有更使人胆战心寒的坍塌风险”凌树云正色道:“由于海底隧道采用的是钻爆法施工,一旦爆破控制不好就会造成‘通天’大祸,海水将是无穷补给,几百号人的生命就会葬送在我的手里,那时我将成为千古罪人啊!”。

为了确保爆破效果万无一失,凌树云把“一点都不能差,差一点都不行”的标语口号固定在每个掌子面,张贴在会议室、食堂、办公室,大会小会逢会必讲“我决不要流泪而又流血的进度”,在非常和关键时期,他总是沉着镇定,一再强调“稳就是快,稳就是效益,稳就是胜利”,要求科研和施工一线人员必须每天在第一时间向他口头或通过手机信息汇报放炮时间、里程、振速、装药量、爆破效果等等、并每次必到现场勘查实况;在技术上,他要求严格按照“管超前,严注浆;短进尺,弱爆破;强支护,早封闭;勤量测,速反馈”的原则,根据不同的爆速控制要求,认真进行钻爆设计,并按设计要求布置洞外、洞内监测点,通过检测地表沉降、管线沉降、隧道拱顶下沉和周边收敛、爆破振速、爆破振动主频等信息,及时了解地层变形动态,通过TSP200及红外线探水,地质雷达探测出岩石覆盖层厚度及围岩强度,检查掌子面前方200m围岩及地下水情况。如在下穿部队营房和居民区时采用低威力、低爆速炸药、小直径不偶合装药、微差预裂爆破或预钻防震孔、分步开挖,增加临空面、限制一次起爆的装药量,取得了极佳的爆破效果。

海域段最艰难的大断面爆破安全通过了,左线隧道下穿服务隧道控制爆破安全通过了,陆域段部队营房和居民区安全通过了,危险源被一一破解。

凌树云笑了,悬在他头顶的那把“摩克利斯利剑”的危险信号也终于可以解除了。是啊,据记者了解,自从海底隧道开工以来,凌树云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最怕的就是“半夜机叫”,三年前满头黑发的他,而今已是两鬓斑白,但他还是显得那么精神矍铄,那么咄咄逼人。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终于熬过来了,总算没有出现伤亡事故,也算是给自己和集团公司一个交待,现在也该是给自己画一个句号的时候了,我也该退休了,这种惊心动魄的日子终于熬到头了”,记者在通车仪式现场见到凌树云时,他穿戴很整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问及他通车后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时,他不假思索回答:“睡觉、看书、看电视、给身心放一次长假!” 

三、“海底蛟龙”显神通

如果要把海底隧道比做一个竞技场,一句话:那就是实力的竞争。这里云集着多家国家知名的大型施工企业,他们都有着极其丰富的隧道施工经验,谁英雄谁好汉,各路英豪都憋着一股劲。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强者胜。凌树云心里很清楚,面对这一崭新的课题,哪家施工单位也不敢掉以轻心,必将调集尖端武器,集中优势兵力打一场歼灭战,就像一位工程界知名专家说的那样“海底隧道就是一场生死战,谁赢了谁就是强者,就能在行业立于不败之地,否则就要被淘汰出局”。

凌树云没有任何退路,只有背水一战。他把整个施组和图纸重新进行了梳理,针对本标段内的地质情况和不同于山岭隧道的特点,他毅然决然的决定加大设备投入和科技攻关力度。于是,他不惜3000多万元,一次性购置了200余台现代化大小机械设备和仪器,如西班牙生产的湿喷混凝土机械手、意大利生产的C6钻机、瑞典生产的三臂凿岩台车、瑞士生产的TSP以及地质雷达、三维激光扫描仪、红外线探水仪等,几乎都是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有了这些海底尖端武器,凌树云心里更加有底了,他要把这些高科技的“机器人”物尽其用,充分发挥到极致。

那么,这些被凌树云视如金疙瘩的宝贝究竟都有那些作用呢?

先说说机械锚喷手。传统的TK500型湿喷机每小时锚喷量仅2.0~2.5 m3/h,而采用机械锚喷手进行喷射砼,平均每小时锚喷量达到15~25m3/h。在施工过程中,通过科技攻关,不断寻找最佳速凝剂掺量、以及最佳风量、风压和最佳锚喷距离等方面的技术问题,进一步减少了砼回弹量、提高了锚喷质量、节省了成本,加快了施工进度。

再说说三臂凿岩台车。通过科研、技术、施工人员不断对三臂凿岩台车钻杆和钻头改装、使超前围帷注浆探孔长度达到40~50m,比使用C6多功能钻机钻进速度提高一半。如在服务隧道FK2+085~FK2+120段围帷注浆时间仅用了11天时间就完成了76孔,同时也是对传统的三臂凿岩台车仅用于开挖、锚杆孔的一次新突破。

其次是C6多功能钻机。在超前地质探孔过程中,使用C6多功能钻机进行超前探孔、探孔直径65mm或90mm、探孔孔深通常在50m。通过C6钻机扭矩和钻进速度以及出碴、出水情况,可以分析出掌子面前方的地质情况、出水情况,确保了隧道安全顺利贯通。

另外还有TSP200超前探测、地质雷达、红外探水、三参自动电脑记录仪和变频高压力注浆泵等等。TSP“目光”极其“犀利”,能够穿透岩层“看”清掌子面前方100至200米范围内的地质情况;地质雷达能够在隧道开挖掘进过程中,通过强烈的电磁反射,提前发现隧道前方的地质变化,及时调整施工工艺,为施工提供较为准确的地质资料,减少和预防工程事故的发生非常重要,是隧道开挖掘进过程中不可缺少的“探雷器”;红外探水能够针对复杂水文地质特点,可实现全空间全方位探测,可预报掘进前方30米有无含水断层和溶洞;三参自动电脑记录仪和变频高压力注浆泵可根据PQT曲线,有效的控制注浆压力和速率,达到注浆预期效果,确保隧道注浆质量。另外,还有瞬变地磁、钻孔取芯等预报手段,这些综合超前地质预报技术,犹如架在海底的“透视眼”,将前方的“拦路虎”看得清清楚楚。

在采访过程中,凌树云曾自豪的告诉记者:“多亏了这些‘机器人’才使我们安全通过了9条富水断层破碎带”,凌树云又进一步补充说:“但是,为了能够满足海底隧道使用寿命达到100年,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施工过程中不断优化施工方案,实现了一系列的技术创新”――

一是大断面施工方案的创新优化。针对岩石特性,研究改变工法,结合设计将大断面施工方案由双侧壁导坑优化成上台阶CD法施工,然后在断面过渡处按45°左右的角度进行扩挖,最后再反挖到设计轮廓线,采用该方法实现了从最小跨度18.6m、高13.2m到最大开挖跨度28.3m、高18.6m的七个渐变大断面隧道的快速施工。

二是对关键部位进行创新优化。如主隧道与匝道交叉口段为超小间距段,其开挖最小间距为0.226m。两隧道中较大断面的隧道采用正常方法先行施工,较小断面隧道采用CD法后行施工,且先开挖远离先行隧道一侧,以增加临空面,两隧道的掌子面错开2D(D为较大断面隧道跨度)距离,实现了最小间距的岩石小间距隧道安全施工。

三是针对主洞施工作业面多、独头通风距离长(最长为2252m) 且服务隧道旋转360~540°进入地下引起的风阻增加,风量需求大通风难题,提出了采用压入式通风和抽出式通风相结合的方法并提出相关的配置措施,实现多作业面同时施工的通风,现场检测结果表明,隧道内CO、NxOy粉尘浓度均符合国家劳动卫生标准的要求。

四是优化爆破施工方案,采取一次性中深孔爆破,完成了服务隧道明挖段100m范围内(距φ2m大排污管道仅0.5m,距军民房屋仅20m),爆破效果良好。

五是采用C50耐久性混凝土及超细水泥进行超前围帷注浆堵水,初期支护施工中采用了目前国内隧道设计强度最高、抗渗级别最高的C35高性能防渗混凝土。

三年来,凌树云率领的项目部先后荣获全国建筑工程优秀项目管理成果一等奖、《海底隧道钻爆法安全施工关键技术》被浙江科技技术经济协会鉴定为国际领先水平,现正在申报国家科技进步奖、在《中国工程科学》等国内核心期刊杂志上发表海底隧道专业技术论文十余篇……

四、鹰一样的个人雁一样的团队

胶州湾海底隧道共分为四个合同段,其中位于黄岛端的第三、第四合同段于2007年8月开工,位于青岛端的第一、第二合同段于2009年3月主洞开工。但是,为了避免给当年在青岛举办的奥帆赛带来的不利影响,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承担的第一合同段实际开工时间被推迟到2008年9月下旬。后来,又由于征地拆迁和变更设计等原因,直到2008年11月服务隧道才开始进洞,2009年6月正式进入左线主隧道施工,这就说:进入主洞施工的时间比其他几个标段整整推迟了22个月。

要知道,业主从不管你推迟了22个月还是32个月,他们要的是你必须在合同约束之内完工,必须兑现当初白纸黑字签下的合同承诺,也就说:虽然和其他标段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但必须和他们一样在同一时间到达终点。否则就是违约,其后果不堪设想。

危难之际,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胶州湾海底隧道项目部经理刘安金多次亲临施工现场坐镇,在财力最困难的时候,

他亲自向集团公司领导申请贷款600万元;在设备不足的时候,他马上从其他项目上调配;技术力量薄弱,他积极予以选配……刘安金心里也像明镜似的,他知道凌树云就是一只搏击长空的雄鹰,越是困难就越有激情和办法。

“向时间要空间,向空间要速度、向速度要效益”。为了最大限度地争取时间,确保兑现合同承诺,在招标文件规定中要为本合同段提供两个作业面无望的情况下,凌树云果断提出“借船出海”的方案,即借助相邻合同段的斜井,实施迂回战术,化整为零、一洞多打,长洞短打,开辟多个工作面,快速掘进,巧妙地分散了工期压力,化解了工期矛盾,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另一重大举措就是大智若愚,毫不犹豫地在服务隧道原设计的基础上,又往两边扩挖30公分,以缓解交通压力,满足机械设备、物资进出施工现场的需要。虽然这两项多增加了200多万元的成本,但却从根本上彻底扭转了工期紧张的被动局面,满足了业主的整体工期要求,这也是凌树云所坚信的一条独特的经营理念“先让别人赢,自己才能赢,最后达到双赢”,此举受到业主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

有人说,在工作中凌树云就像是气贯长虹的雄鹰锲而不舍,而他带领的项目部就像燕一样的团队勇往直前。自从工程开工以来,凌树云除了去集团公司开会才有机会在家里偷闲几天,三年来从没有休过一次正常假,妻子来单位看望他,也大多是利用春节大家都放几天假的机会小住几天,因为妻子最理解他,也不敢多影响他的工作。有一次,不知是酒后吐真言的缘故还是出于“良心”发现,他突然对妻子说:“等我把海底隧道安安全全的交出去以后,我再也不干了,我要好好的陪你!”闻听此言,妻子禁不住潸然泪下……

有耕耘就会有收获。2010年和2011年两年间,凌树云

先后荣获“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集团公司劳动模范”、“模范企业领导”、“群众心目中的好党员”、建设单位“优秀项目经理”等称号,项目部被业主评为优秀项目部,在全线取得四个第一的骄人成绩:一是2009年9月主隧道开挖完成368米;二是初级支护、喷锚月完成360米;三是2010年7月二衬完成415米;四是服务隧道结构二衬月完成600米;先后突破了“整体规模最大、施工手法最新、施工进展最快”等国内外同类工程难点;并首次取得了“第三方超前地质预报、第三方监控量测、凿岩台车钻孔注浆、高性能喷射混凝土、可维护防排水系统、机械喷锚手喷射混凝土”等六大科技成果,初步形成了一整套适合我国国情的钻爆法海底隧道施工技术、规范及检验标准,为今后我国海底隧道施工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胶州湾海底隧道工程项目部这个群体里,每一个干部都是一根标杆,每一个党员都是一面旗帜,每一名职工都是一个尖兵。在凌树云这个“老班长”的影响带动下,项目部领导班子个个身怀绝技,身手不凡――

项目党工委副书记宋德印是一名德高望重的“老政工”,按管辖范围,他负责的是党政工团工作,可在项目上是分工不分家的。由于隧道地处居民区,地段浅埋只有十米左右,放炮施工对居民区振动干扰大,居民动不动就拨打市长热线电话,为了施工不受干扰,保证工程正常运转,稳定人心,宋德印委曲求全,苦口婆心的奔走于地方、业主和居民之间,客观地进行说服教育,没有因停工而受到任何损失。            

毕业于北方交大桥隧工程专业的项目副经理张建宾,是一名干起工作就不要命的山东好汉。自1981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工程技术和管理工作,先后参加了浙赣铁路复线、株六铁路复线、愉怀铁路、历任工程部长、总工程师、项目副经理等职,自从胶州湾海底隧道上场以来,他几乎天天泡在施工第一线,不知疲倦的为施工现场排忧解难。2010年3月,由于青岛市区拉碴的车辆严格控制时间和吨位,大量的弃碴运不出去,他心急如焚,连续三天三夜带病坚持在施工一线,直到把洞内的弃碴全部运出工地。

2010年被集团公司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的项目总会计师兼计财部长宋金生信奉 “以业绩论英雄,以业绩论成败”。在想方设法满足资金到位的情况下,他坚持和其他项目五名领导一样,每天晚上坚持值班,几乎整夜不合眼,困得实在受不了,就在工地会议里用十几个板凳围在一起“迷瞪”一会,有时刚躺下,不是手机告急就是再一次被施工人员 “拉”往工地。

在项目部切身利益受到侵害或重大突发事件处置上,宋金生同志协助项目领导站在维护大局的高度,冷静思考,沉着应对,据理力争,表现出非凡的应变能力和工作业绩,为项目部减少了损失,赢得了信誉。他常说:“只要项目部一切都顺了,自己多做些事是理所当然的”。

项目总工陈鹰,是一名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的80后,2009年初调入项目部时,妻子待产在家,隧道掘进施工即将进入风险巨大的海域段,但项目的技术方案尚未编制,再加上项目工期压力本来就大,陈鹰把项目工作放在首位,“不能因为技术方案没有或者不严谨而影响工程进展甚至带来严重后果。”他认真调查隧道地质情况,领会设计意图,及时、详细地编制出了《海域段施工方案》,并跟踪指导施工,直到施工步入正常状态后,才抽出几天时间回家看望妻子和女儿,而此时女儿已经出生3个多月了……

陈鹰凭着一股真抓实干、敬业爱岗的拼搏精神多次获得过“技术能手”、“先进科技工作者”、“青年岗位能手”等荣誉称号。在担任胶州湾海底隧道项目部总工期间,他主持编写的《海底隧道海域段专项施工方案》、《隧道大断面施工方案》通过业主、监理、设计等单位专家的一致评审,并成功指导施工,解决了隧道穿越海底断层破碎富水带、居民区控制隧道爆破施工的难题;《主隧道下穿服务隧道施工方案》克服了主洞下穿服务隧道覆盖层仅有3.5米且又为运输要道的施工难点,安全顺利通过服务隧道。

“干任何工程都要对得起自己和企业,要对家庭和社会负责,我只想踏踏实实做事情,在离开所做的工程后,做到扪心无愧、日日平安。”而今,陈鹰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三载风雨百年大计筑伟业,今朝卧龙双孔隧道连青黄。“来,为海底隧道的胜利贯通干一杯!”。7月1日的一个傍晚,当记者再次和凌树云在青岛岸边一家大排档举杯换盏的时候,一条穿越海底的巨龙不停地闪现在记者的眼帘,它让青黄相连,它让天堑变通途,川流不息的车辆穿梭于其中,把青岛和黄岛两岸市民两颗久别的心紧紧地交织在一起……


二维码生成
当前页二维码

关键词: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