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投稿  加入收藏
内容详情

生命的印记--赵友发

时间:2016-08-06 14:58:43  作者:  来源:  查看:600  评论:0
导读:生命的印记作者:赵友发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很多难忘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会成为一个个深深的印记,镌刻在我们的生命中,永不褪去。甚至,它会随着岁月的洗涤,变得更为鲜亮、明朗。这是一个关于铁道兵抢险的故事,那个铁血的年代,流淌着铁血的故事。1981年8月..

生命的印记

作者:赵友发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很多难忘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会成为一个个深深的印记,镌刻在我们的生命中,永不褪去。甚至,它会随着岁月的洗涤,变得更为鲜亮、明朗。

这是一个关于铁道兵抢险的故事,那个铁血的年代,流淌着铁血的故事。

1981年8月,陕西关中地区发生了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山洪暴发,山体滑塌,导致连接西北、西南的大动脉——宝成铁路陷入瘫痪。也正是因为这一场暴雨而产生的那段可歌可泣的铁路抢险故事,在我记忆里萦绕了33年……

火急,十万火急!中央军委直接下达了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十师四十六团(今中铁二十局集团一公司),立即组织抢险队从青藏高原拔寨而起,千里奔袭,赶赴灾区。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团政委沈伯铭在青海省德令哈车站做着出发前的总动员。

“灾情就是命令,抢险就是战斗”。准备休假回家看望老母亲的战士放下了行李;刚结婚的老班长妻子帮助丈夫打好了行装;副参谋长吴周祥正在家中休假,听到部队抢险的消息后,直接赶回现场参加了战斗。

因铁路中断,专列在天水车站停下了。战士们不顾闷罐车的长途颠簸,马上换乘军用卡车赶往陕西凤县。下车后,还没有缓口气,大家又背上行囊,冒着大雨,沿着路基继续向抢修地进发……

一路上,暴涨的嘉陵江水在狂奔咆哮。车站被冲,路基坍塌,桥墩折断,钢轨被洪水卷入江中,隧道成了“泄洪道”,泥石流漫道,桥涵淤积堵塞……

现场的灾难,考验着“逢山凿路、遇水架桥”的勇士们;汗水透背的军衣,锻打着战士们钢铁铸就的意志。

师长姜培敏、总工程师陶学慈亲自坐镇指挥,那凝重的表情,弥漫着炮火硝烟的气息,就像布署一场著名战役。凭借着对现场的了解和过硬的指挥才能,迅速制定出“集中兵力、从北向南、抢开通道、突击122、会战131”的抢险方案。

由于交通中断,救援设备和生活物资也被“卡”在了距宏庆车站811库抢险工地几十里外的陕西凤县。

“怎么办?”

“背!”

秦岭山下脚步匆匆,嘉陵江畔红星闪闪。战士们你追我赶,挥汗如雨。鞋子陷进淤泥,就赤脚飞奔;扁担压断了,就换根新的;遇到塌方,就从淤泥上爬过去;遇到断桥,就翻沟涉水或从悬空轨排上攀过去……

三连、五连和十七连的战士们天不亮就出发了,五连长胡丛顺以身作则,带领战士们背负几十斤重的物资,每天往返两趟步行近百里,累计背运物资设备近千吨,创造了“铁肩膀”的传奇。

在灵官峡117工地上,轨道悬空20余米,悬崖陡壁,山体不时有飞石滚落。二连负责砌筑路基边坡,六连、十六连负责从远处的河滩、山坡背运片石,战士们冒着大雨,用血肉身躯背起一块块片石。十二班战士王录元、副班长王付昌仅一天就各背了五、六方片石,一天的负重达到了十几吨。

顾不上看一眼肩上的血痕,顾不上缠一缠手上的纱布,一筐筐片石,一车车砂土,战士们用速度和时间赛跑,用血和汗堆起了崭新的路基。

在122工地上,小桥冲垮,两万多方泥石流掩埋了150米的铁路,十一连、十三连的战士们采取开沟挖渠,以水治泥和定点爆破等办法清理出了一条“生命线”。营长张光远、教导员傅作忠始终和战士们战斗在一起,班与班、排与排、连与连之间,竞赛活动一浪超过一浪。

风吻着干裂的嘴唇,泥溅满湿透的军衣。嘴里嚼着馒头的新兵,刚把头靠在班长肩头就睡着了;老兵的军用水壶盖还没拧开,低头的瞬间便进入了梦乡。满脸黝黑,一身泥水,这群过度疲劳的硬汉,这些担山追日的英雄,像一组生动的泥人雕像,矗立在和平年代的嘉陵江畔,接受着阳光的抚摸。

夜以继日的奋战,有多少催人泪下的故事,这支过硬的部队,让老师长心潮澎湃。钢筋铁骨的战士,使他想到了爬雪山过草地的岁月。

10月8日,在200米长的“131”抢险地段上,人声鼎沸,一片繁忙。篝火中,后勤部长李本信、参谋长冯巨海一马当先,他们一会推车一会垒草袋,还要指挥大家上碴、整道和砌筑路基边坡;人群中,分不清战士、干部,个个形似泥人。河滩上,挖土装袋的战士们汗如雨下,铁锹翻舞;运片石、土的架子车满装满载,一溜小跑;战士们人背肩扛,挥臂大干,他们个个头上是雨水,脚下是泥水,身上是汗水,但没有一位战士倒下,个个干劲冲天。

当最后的“131”大会战结束的那一刻,团长芦云丰高高举起酒杯,不由得两眼含泪:“战士们,你们是铁道兵的骄傲,喝吧,就是醉了,也是生命中值得珍藏的印忆。”

参与设计宝成铁路的一位前苏联专家曾预言,此灾害一年内难以修复。我们英雄的铁道兵战士连续奋战14昼夜,比计划提前22天完成了任务,在秦岭山间,在嘉陵江畔,创造了铁路抢修史上的一大奇迹。

不幸的是,在这创造奇迹的背后,二营一名战士在运输油料中被高压电击中,在专机运往医院的途中牺牲,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

抢险结束后,在铁道兵总部的总结表彰会上,中央军委授予铁道兵第四十六团军旗一枚;师长姜培敏、战士周茹彪、柳忠昌等和多个连队荣记二等功和三等功;王付昌等多名战士火线入党。

时间在岁月的长河里缓缓流淌,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次经历在我心中却愈加清晰,成为我珍藏一生的记忆。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局集团一公司

联系地址:云南省曲靖市南宁北路沪昆客专云南段

邮政编码:655000       

联系电话:15188121668

生命的印记

作者:赵友发

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很多难忘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会成为一个个深深的印记,镌刻在我们的生命中,永不褪去。甚至,它会随着岁月的洗涤,变得更为鲜亮、明朗。

这是一个关于铁道兵抢险的故事,那个铁血的年代,流淌着铁血的故事。

1981年8月,陕西关中地区发生了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山洪暴发,山体滑塌,导致连接西北、西南的大动脉——宝成铁路陷入瘫痪。也正是因为这一场暴雨而产生的那段可歌可泣的铁路抢险故事,在我记忆里萦绕了33年……

火急,十万火急!中央军委直接下达了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十师四十六团(今中铁二十局集团一公司),立即组织抢险队从青藏高原拔寨而起,千里奔袭,赶赴灾区。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团政委沈伯铭在青海省德令哈车站做着出发前的总动员。

“灾情就是命令,抢险就是战斗”。准备休假回家看望老母亲的战士放下了行李;刚结婚的老班长妻子帮助丈夫打好了行装;副参谋长吴周祥正在家中休假,听到部队抢险的消息后,直接赶回现场参加了战斗。

因铁路中断,专列在天水车站停下了。战士们不顾闷罐车的长途颠簸,马上换乘军用卡车赶往陕西凤县。下车后,还没有缓口气,大家又背上行囊,冒着大雨,沿着路基继续向抢修地进发……

一路上,暴涨的嘉陵江水在狂奔咆哮。车站被冲,路基坍塌,桥墩折断,钢轨被洪水卷入江中,隧道成了“泄洪道”,泥石流漫道,桥涵淤积堵塞……

现场的灾难,考验着“逢山凿路、遇水架桥”的勇士们;汗水透背的军衣,锻打着战士们钢铁铸就的意志。

师长姜培敏、总工程师陶学慈亲自坐镇指挥,那凝重的表情,弥漫着炮火硝烟的气息,就像布署一场著名战役。凭借着对现场的了解和过硬的指挥才能,迅速制定出“集中兵力、从北向南、抢开通道、突击122、会战131”的抢险方案。

由于交通中断,救援设备和生活物资也被“卡”在了距宏庆车站811库抢险工地几十里外的陕西凤县。

“怎么办?”

“背!”

秦岭山下脚步匆匆,嘉陵江畔红星闪闪。战士们你追我赶,挥汗如雨。鞋子陷进淤泥,就赤脚飞奔;扁担压断了,就换根新的;遇到塌方,就从淤泥上爬过去;遇到断桥,就翻沟涉水或从悬空轨排上攀过去……

三连、五连和十七连的战士们天不亮就出发了,五连长胡丛顺以身作则,带领战士们背负几十斤重的物资,每天往返两趟步行近百里,累计背运物资设备近千吨,创造了“铁肩膀”的传奇。

在灵官峡117工地上,轨道悬空20余米,悬崖陡壁,山体不时有飞石滚落。二连负责砌筑路基边坡,六连、十六连负责从远处的河滩、山坡背运片石,战士们冒着大雨,用血肉身躯背起一块块片石。十二班战士王录元、副班长王付昌仅一天就各背了五、六方片石,一天的负重达到了十几吨。

顾不上看一眼肩上的血痕,顾不上缠一缠手上的纱布,一筐筐片石,一车车砂土,战士们用速度和时间赛跑,用血和汗堆起了崭新的路基。

在122工地上,小桥冲垮,两万多方泥石流掩埋了150米的铁路,十一连、十三连的战士们采取开沟挖渠,以水治泥和定点爆破等办法清理出了一条“生命线”。营长张光远、教导员傅作忠始终和战士们战斗在一起,班与班、排与排、连与连之间,竞赛活动一浪超过一浪。

风吻着干裂的嘴唇,泥溅满湿透的军衣。嘴里嚼着馒头的新兵,刚把头靠在班长肩头就睡着了;老兵的军用水壶盖还没拧开,低头的瞬间便进入了梦乡。满脸黝黑,一身泥水,这群过度疲劳的硬汉,这些担山追日的英雄,像一组生动的泥人雕像,矗立在和平年代的嘉陵江畔,接受着阳光的抚摸。

夜以继日的奋战,有多少催人泪下的故事,这支过硬的部队,让老师长心潮澎湃。钢筋铁骨的战士,使他想到了爬雪山过草地的岁月。

10月8日,在200米长的“131”抢险地段上,人声鼎沸,一片繁忙。篝火中,后勤部长李本信、参谋长冯巨海一马当先,他们一会推车一会垒草袋,还要指挥大家上碴、整道和砌筑路基边坡;人群中,分不清战士、干部,个个形似泥人。河滩上,挖土装袋的战士们汗如雨下,铁锹翻舞;运片石、土的架子车满装满载,一溜小跑;战士们人背肩扛,挥臂大干,他们个个头上是雨水,脚下是泥水,身上是汗水,但没有一位战士倒下,个个干劲冲天。

当最后的“131”大会战结束的那一刻,团长芦云丰高高举起酒杯,不由得两眼含泪:“战士们,你们是铁道兵的骄傲,喝吧,就是醉了,也是生命中值得珍藏的印忆。”

参与设计宝成铁路的一位前苏联专家曾预言,此灾害一年内难以修复。我们英雄的铁道兵战士连续奋战14昼夜,比计划提前22天完成了任务,在秦岭山间,在嘉陵江畔,创造了铁路抢修史上的一大奇迹。

不幸的是,在这创造奇迹的背后,二营一名战士在运输油料中被高压电击中,在专机运往医院的途中牺牲,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

抢险结束后,在铁道兵总部的总结表彰会上,中央军委授予铁道兵第四十六团军旗一枚;师长姜培敏、战士周茹彪、柳忠昌等和多个连队荣记二等功和三等功;王付昌等多名战士火线入党。

时间在岁月的长河里缓缓流淌,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次经历在我心中却愈加清晰,成为我珍藏一生的记忆。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局集团一公司

联系地址:云南省曲靖市南宁北路沪昆客专云南段

邮政编码:655000       

联系电话:15188121668


二维码生成
当前页二维码

关键词: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