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投稿  加入收藏
内容详情

我所知道的三线民兵的故事

时间:2016-08-06 15:14:18  作者:  来源:  查看:444  评论:0
导读:这不是杜撰的故事,是一段真实的历史。那时,和我们在一起施工的有很多的民兵连,他们几乎都是来自平利县的山区农民。每月三十多元的工钱比较在家里挣工分那真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大批农民弃家来到了铁路工地。但是半年过后,民兵连队了现了大批跑人的事件,显然这..
这不是杜撰的故事,是一段真实的历史。
那时,和我们在一起施工的有很多的民兵连,他们几乎都是来自平利县的山区农民。每月三十多元的工钱比较在家里挣工分那真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大批农民弃家来到了铁路工地。但是半年过后,民兵连队了现了大批跑人的事件,显然这是因为苦,因为怕死人。这引起我们这些义气方刚的三线学生的嘲笑:那么怕死吗?钱拿得比我们多还栓不住吗?一天我们正在叫骂这些“没出息”的民兵时,被军代表制止住,他是一个上海兵,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已经是服役三四年的老兵了。他让我们围拢过去讲述了一段他所经历的故事:
在学兵还没在到场前他是一个女子民兵连的军代表,那里的民兵战士年龄参差不齐,有个别是孩子妈妈,大多是年青姑娘,也有一些我们年龄相仿的甚至更小的孩子。山里长大的人,活脏活累对她们来说都不在话下,但是最让军代表头痛的是吃得不好。民兵不像士兵和学生一样有国家的供给,她们几乎就是“自带干粮上战场”。虽然也有国家补贴的一点高粱米面 ,但还是解决不了问题,特别是没有食油成了最突出的难题,毕竟她们正在长身体。开始有人逃跑了,但也只是个别拖家带口,有孩子的妈妈,她们有更沉重的牵挂。大多数民兵们仍然坚持着。
有一段时间,军代表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到晚上天黑下来,连队的民兵们就一拨一拨的悄悄爬上山去。当时对女子连,部队有交待,管理的比较严格,所以这一现象立即引起了军代表的注意。为了弄清这些“娃娃”们究竟去干什么,天一擦黑他偷偷地尾随她们上山。还没有到山顶他就远远地看到暗蓝色的天空中的升起的炊烟。她们干什么?做饭?粮食哪儿来的?一连串的猜测在军代表脑海中闪现。为了进一步弄清情况,他悄悄地钻进“灶台”前的灌木丛中仔细侦察。那是很多石块撑起来的小灶台,每个小灶台上都有罐头皮铺展开的“锅聱”,“娃娃”们从另一个罐头盒中一片片的拿出些肉皮来,将内面贴在烧热的罐头皮上来回擦沫,随着每一次的擦沫,铁皮上就会发出嗞嗞的响声并析出一些脂肪来。她们不会错过每次的努力,会将这些油水用高梁馍全部擦下来,津津有味地吃进肚子里。
    军代表的出现自然使受到惊吓的女民兵们停下了操作。经过一番“审问”才知道这些罐头盒和肥肉皮是前一夜从铁道兵连队那里“偷”来的。不过是从营房的垃圾堆和泔水缸中淘来的。而且这并不是第一次,从烟火熏黑灶台的程度看,它已经成为“娃娃”每天最偷快的夜宴。
    这一发现,不但惊呆了军代表,也让他的连队所有官兵唏嘘不已。这件事成了连队节约教育的重要教材,更有意义的是所有官兵一致同意省出些口粮和食油支援这些女民兵们,一直到她们退场。
   写到这里,让我将几小时前所发的跟贴引入这里:(写这个故事的动因也是因为这段话)
      这是一个被人容易遗忘的群体,他们干的活和我们一样累,吃得比我们更差,死得比我们更多,他们就是三线民兵。退场后他们就失去了工作,没有人为他们维权,没有人为他们立碑,甚至连一本记载他们的书也没有。除了明星刘晓庆这样凤毛麟角的幸运儿外,他们大多数默默无闻。在记念三线学兵参加三线建设四十周年的前夕,经过近一年的准备,我们在安康烈士陵园为三线学兵119名牺牲的战友立碑的同时,也为三线民兵战友立了同样大小的石碑。这是为同是战友的民兵兄妹的情谊,也是为了不要忘却的记念。


二维码生成
当前页二维码

关键词: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